一篇如此动人的文章,让我一读再读,甚至萌生了化为孙悟空钻进作者内心,探寻其情感之妙的冲动。我渴望一睹其思维的奇特,是如何孕育出这些直入灵魂的言语:

"并非花离春,而是香离花;非水离江河,而是鱼离水。"

"每一场凋零之中,都潜藏着盛大的绽放;每一次漂流之中,都激荡着至深的安宁。"

"生命暮年,心意相通者应携手同路。"

"寒冷中,我盼你归来,与我共饮,伴着轻风,观赏片片飞雪。"

"我手持话筒,为我们发声。我是我们的依傍,我们是彼此的避风港。"

读着这些文字,犹如重锤击打心灵,痛楚难言,沉闷压抑,仿若雪山将崩,海啸欲发,却始终未能宣泄,万箭穿心般的苦痛无处诉说。我仿佛置身于一位老人的寒室内,阴冷刺骨,沙发如冰,昏暗无光,枯槁的手轻抚着所爱的相框,试图将她拥入怀中,却已不再是"我们"。

相爱之人携手步入婚姻,从此成为"我们"。贫穷与疾病不过是爱情之舟微不足道的浪花,只要扬帆前行,它们便随河流而去。爱情之舟驶入春光,拾一花瓣,赠予春溪;捧一雨滴,滋润新芽。岁月流转,轮回往复。我是雨滴,我们是江河。我们的同行是力量,我们的默契是抚慰。逝去的光阴总令人心生忐忑,担心错过。或许是暴风雨的袭来,抑或是翻山越岭的艰辛,岁月最终会将"我们"拆散。从此,在黑夜里,我幻想自己化身为"我们",在疾风中寻觅"我们"的回声。孤独中只有凛冽的寒风,再难寻觅"我们"的身影。那瑟瑟发抖的"我",伴着刺骨的风雪,孤苦伶仃。"我们",已然消逝无踪。